卡戎

写给暴雨中沉默的夏夜,和温柔来访的东南季风。

噩梦若是沿船舷掉进海里,蜃景不久将从地平线拔起。在海上遇见蜃景是很危险的,因为蜃景显现时常常伴随着海雾。海雾中是移动的上古战场,一旦迷航被困,就会永远成为蜃景的一部分。所以船员只能小心翼翼把所有噩梦收拾好,压进箱里,塞到床底,不眠不休,眼睛通红,然而还是不得不看见缓缓覆压下来的黑云。

"Where the Northern Ocean, in vast whirls,
Boils round the naked, melancholy isles
Of farthest Thule; and the Atlantic surge
Pours in among the stormy Hebrides...

我在半夜听莫文蔚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她笑起来太好看了,温暖美好,那么有感染力。
我想念太阳女神的恩泽。

漂亮小妹妹💓️

阿堇:

@卡戎 的礼物✨

《鸦九剑》
欧冶子死千年后,精灵暗授张鸦九。
鸦九铸剑吴山中,天与日时神借功。
金铁腾精火翻焰,踊跃求为镆铘剑。
剑成未试十余年,有客持金买一观。
谁知闭匣长思用,三尺青蛇不肯蟠。
客有心,剑无口,客代剑言告鸦九。
君勿矜我玉可切,君勿夸我钟可刜。
不如持我决浮云,无令漫漫蔽白日。
为君使无私之光及万物,
蛰虫昭苏萌草出。

――欢迎归来。

灵魂 海水中被浸透

幻電不发電:

虽然估计有些人看过了,但我还是在LOF发一个好了。

我用我画过的水母画得全景图,请务必点下面链接进去看才能看到总效果    

http://720yun.com/t/9dbjzzuvrv4?pano_id=6344871

PS:还可右键点小行星效果,记得戴耳机或开声音~建议把BGM听完因为我也很喜欢,电脑版效果比较好,笔芯


又一次在脱缰的边缘给自己拉扯回来了。
我果然不是一个天性善良的人,天性善良的人不会总是有那么多邪恶暴躁和愤怒的情绪在胸腔里时隐时现、左冲右突。我是最需要文明教化的对象,需要不断地控制、反思、忏悔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堕落成野兽的样子。
做人真的好难啊,当个好人真的值得吗?如果只有我自己,我并没有很强烈的想要自我约束的欲望,虽然也剖析自己剖析得亮亮堂堂,可我也有一种可能,是成为一个清醒的坏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喜欢上美少年反派,其实不过就是在正当化自己内心的邪恶罢了,因为他们做了我可能做又不能做的事,成为了我可能成为又不能成为的人。
李志说,“你会被教育成一个坏人,见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动物。”
人性的边界太模糊,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坏人,但更多的时候,是披着人皮、麻木不仁的动物。
我也是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动物的那种弱者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信仰,一定要有所依靠,要有看得见的光和明确的方向。
睦月始说正义是对得起自己内心的事情。
华晨宇说只有一个前提就是要善良。
依附强大的人,遵循强大的人的指引,自己即便渺小也不会太无助。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努力活着,努力善良,努力学习做人的。

今天也没有违背偶像的旨意,真好。

我没想到还能等来帝国的after story。
――于是,世界发生了改变。
――于是,世界的齿轮转动起来。
废墟上的新生,文明的轮回,一条故事线走了两端。
玄武和白虎不再生动,遗迹与巨石矗立不语。
我还是很想念冷硬如铁的你,纯白的你。
你们会回来,因为你们的国在等你们回来。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位子民,你们的国也还在,一直在等你们回来。
所以,我尊敬的,黑王和白王。
我已等候得久了――

嘈杂里现身,喧嚣中隐去。
摩肩接踵之上的真空,浩渺光年以外的磁场。
太空游吟诗人名为歌者,用彗尾作笔锋,于星轨间谱曲。偶尔被潮汐力牵绊住,就低敛蛰伏。此后萌芽破土,孤寂生长。
在宇宙的一个清晨,温柔绽放的花呀。
你去看的时候,他就在那里了。
没有多么惊世绝艳,只是让人移不开眼。

【始隼】重修补完——《你的名字》

【拜托大家去原址给原作者点喜欢推荐和评论哦(。ò ∀ ó。)】

终于看完《你的名字》,擦了眼泪连忙回来重温……

喜欢始默默吐槽和偶尔的孩子气,喜欢他的坚定不移和超强执行力。喜欢隼烂漫不拘的笑语言谈,喜欢他静默无畏的一意孤行。隼被锁在过去和魔物作伴,被世界抹消和遗忘,那应该是一种宿命式的永恒孤独和虚无。他生来注定走向这般结局,然而睦月始却生来就是打破规则者。睦月始让他经历了别处的人生,最后也只有睦月始打破了宿命式的遗忘,改写结局。他只可被睦月始拯救。
他们……始隼是宿命之上的另一层注定。

这篇文章是我打开始隼tag以后看的第一篇。不管过了多久,反复读了多少遍,每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