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戎

写给暴雨中沉默的夏夜,和温柔来访的东南季风。

现代人的语言匮乏真是严重到了一定程度。一天能看见十几次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打call,看得我要对打call这词生理性厌恶了。
不过我也不咋样,反正只要笑厉害了不是窒息就是吐血。

睦月始这个男人居然戴过猫的耳饰。
I'm fine GG.

*始左隼右固定非洁癖,本命始隼,热爱全员。

*专注本家,不吃月舞,校条拳太朗颜粉。

*自娱自乐,常态咸鱼,产出随缘,任性不友善话贼多。

*在遵纪守法和自己开心以外不对此博的文章内容和tag标识负任何责任,如果触雷麻烦用力憋住不要跟我说,我不听。

*始隼only腿肉堆放仓库:卡戎INITILBION(ID: charoninitilbion)

涨粉涨的我惊慌,请对照以上酌情取关,谢谢各位……

是了是了你俩这次头发都缠到一起去了。结发了。成亲了。
还有我们吃瓜群众什么事儿。

好我再详细解说一下。
原画集封面的时候两个人各自都还矜持,隼握着始的扇子,始攥着隼的衣带。
黑白天狐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气氛安宁,隼用宽大衣袖围护着始的头(两人的头发这时候就开始蹭到一起了)。
这次的兔王国比以前的任何一张同框都要更加不容旁人插足,头挨头到几乎枕着肩膀,始的手指搭在隼的脖颈,直视镜头的神情可以说是充满攻击性或者说侵略感,隼对此也没有任何抗拒的表示。

综上,始的变化对一个唯我独尊的傲娇来说意味着什么,实在是很明显了……

Plus, 对于这三张同框的内在联系,有两种理解可能:
1. 偶像时空与异时空平行存在:不同时空始隼相处方式差异对比。
2. 异时空由偶像时空演绎:同一时空始隼脉络清晰的情感发展史。

……算了,我宣布睦月始和霜月隼正式出柜。

卡戎INITILBION:

请问您二位对这种头挨头标准CP位是不是有什么执着?
简单地说,头越靠越近,动作越来越亲昵,还有就是睦月始终于明目张胆地回应霜月隼了。

绫小路清隆真好!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搞CP的欲望!

最近想搞:
双向性转
花魁x黑皇子
ORIGIN paro

放假了吗?没有。
放假会搞吗?未必。

“真正不羁的灵魂不会真的去计较什么,因为他们的内心深处有国王般的骄傲。我一辈子都喜欢跟着让我有感觉有兴趣的人在一起,因为在我心目中,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而是像奇妙的黄色罗马烟火那样不停地喷发火球、火花,在星空下像蜘蛛那样拖着八条腿,中心点蓝光砰的一声爆裂,人们都发出‘啊’的惊叹声。”

真的,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始隼更好的男人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极其动听。

自二月初入月歌后我就一直斟酌酝酿搜肠刮肚卯足了劲想把我倾尽脑细胞的全力一吹献给慕情春海,直到播放器随机到了这首。

它抓住我从前奏的第一个小节开始,节拍错落灵巧如林间白鹿的偶然振蹄。旋律是我最爱的小调,且在此基础上极富巧妙神秘而几无低抑晦涩,教科书般的“规整而不拘泥,鲜明而不强烈”,简直触摸了我的灵魂。

此后是人声。女子组的其他人的歌声,比如花园雪高亢恣肆,如月爱娇甜婉转,而朝雾茜的声音在其中似乎并无这般特色与辨识度,是一种令人安心,但却难以随意描述和形容的歌声。然而这样的声音恰能绝妙地契合乐器,浑然天成地融为音乐的其中一部,犹似神明随手将纷纷灿灿的夕烧、花咲与山景织入天衣。原生态,尤其原生态的歌声说是质朴自然不加修饰,其实唱功都隐没在音乐之下,无法轻易明了。

我对文字描绘的朝雾茜一无所知,但是却感到能够从她的歌听见她的灵魂。女孩或者女神,像一阵深茶色的风轻盈掠过薄雾中的森林,露滴沿花瓣的弧度终于滑落,激起轻灵回音,此间于是有青阳洒落,万物和鸣。这是音乐能带来的至纯至真的美,若缪斯女神听闻,或许也会情不自禁地微笑吧。

这样动听的音乐,我实在想分享给每一个侧耳倾听的生灵。